武汉名校女博士替考 因不会说四川话幺妹儿露馅

  • 时间:
  • 浏览:38
  • 来源:湖北网_专注湖北新闻_湖北的主流媒体

  “你是19500年的?”

  “你要能无需说成都话,说几句?”

  李薇也都会第一次替考。

  元旦前的这次全国研究生考试,是修正案后的第一次全国性考试。目前,颜某涉嫌组织考试作弊罪,而李薇和刘珂涉嫌代替考试罪。

  去年11月1日,《刑法》修正案正式施行,在新增的多项入罪罪名中就包括考试作弊,最高可判7年。

  “枪手”被抓

  根据最后谈成的价格,李薇可能通过考试,要能拿到7万元。她并谁能谁能告诉我,私下里,颜某与刘珂达成的价格是12万元。为表诚意,刘珂可能在考试前打给颜某2万元钱。

  考试作弊现象不容小觑。接到报警后,黄石市公安局下路分局团城山派出所民警更慢赶往湖北理工学院展开调查。

  变慢,千里之外的成都,真正的刘珂也得到了这种消息,她是成都一所医院的五官科医生,李薇正是替她代考四川大学的硕士研究生。

  吃饭的时候,刘珂俩个 劲默默坐在旁边观察。“朋友聊了不少医学知识,全都 我相信颜某要能操作这种事情。”不过,她也提出了异议,我我觉得李薇和另一方“长得不像”,怕替考被发现。颜某说没那些事,或者 将来复试的时候是用黑白照片,容易过关。

  “是的。”

  在打印准考证后,颜某看到准考证上与以往不同,在注意事项上强调了作弊入刑一事,他感觉“与往年不太一样”,却抱着侥幸心理要能了停下来。

  肮脏交易

  刘珂这种心动,找朋友要到了底下人颜某的电话,俩个 劲保存着。

  可能这次替考成功,名校在读女博士李薇(化名)要能得到7万元的报酬,这可能是她替考的最高价码。

  目前,犯罪嫌疑人颜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李薇和刘珂已被取保候审。

  那些年来,考场作弊手段五花八门,检查要要能了细。开考半小时后,王晓习惯性地核对每个考生的照片,发现俩个 多女孩怪怪的不对劲。

  “朋友我我觉得我考试比较厉害,认识的人多,肯定有法律法律依据。”2013年9月,执业医师考试前夕,人们找到颜某,请他帮忙想法律法律依据通过考试,颜某甜得“不负众望”,时候多次“帮朋友忙”。

  事实上,颜某自身是副高职称,又是硕士,当一名月薪过万的医生无须难。他却从2013年辞职,干起了替考的事,目前已组织500多人次的替考。

  最后悔的是李薇,她现在是在读博士,毕业出来都会大好前途。她曾告诉民警,时候一度想脱离替考,考到广东去读博也是为了避开颜某,没想到另一方又走了进来。如今,她谁能谁能告诉我最终的判决结果会怎样才能,而一旦学校知道后又会怎样才能正确处理。

  民警告诉记者,根据颜某的供述,执业医师类考试他一般收费3万元,事成后分1万到1万5不等。研究生考试一般收费7万元,事成后分给“枪手”7万,不过,这两年都要能了“枪手”通过此项考试。他固定的“枪手”有四五人,一般都会正在读研的学生,可能学生比较缺钱,而他信誉好,全都 人主动找他。

  2015年11月6日,研究生报名考试确认前夕,刘珂坐飞机从成都赶到武汉,在颜某的联系下与李薇碰了面。

  警方调查显示,在这次考试被抓前,李薇曾替考过四次,考时候能拿到五千到一万不等的酬劳。其涵盖一次也是全国研究生考试,不过,她没考过。

  女孩要能了回答,可是我我笑了笑。王晓判断女孩是个替考的“枪手”,赶紧叫来视频监控员,并联系楼层管理员将她带到考务办公室。

  考生陆续入场。监考老师王晓首先用检测仪查看,确认考生身上有要能了携带电子产品,以及耳朵里有要能了接收装置。

  所有的一切破灭于监考老师的火眼金睛。刘珂得知替考失败后,元旦时候,受不了心理煎熬的她从成都赶到黄石自首。

  一切准备就绪,全国研究生考试时候,李薇坐高铁从广东赶到武汉,又转城铁到黄石,住进了考场符近的宾馆。

  李薇从考场出来后,给另一方的联系人颜某发了短信:被抓了。

  拿着刘珂的身份证,李薇到黄石进行现场身份验证,混在人群中,顺利通过了验证,也在考试前拿到了1万元。

  这种次替刘珂找“枪手”,颜某再一次找到了李薇。

  不过,这种美梦戛然而止于2015年12月27日。

  对于考试作弊入刑一事,颜某俩个 劲有关注。此前,考试舞弊被抓后“成本低”,如专业技术类考试执行的是人社部12号令,使用电子设备作弊或替考,要能了两年禁考的惩罚。对考生而言,两年时候再考的杀伤力远不及侥幸过关的吸引力大。

  1月7日,黄石第一看守所内,45岁的犯罪嫌疑人颜某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他学的是西医临床,当了十几年医生,曾在黄石、武汉等地的这种医院工作过。那些经历,帮颜某积累了小量医学圈的人脉。

  抱着侥幸心理,去年10月,2016全国研究生考试报名期间,刘珂拨通了颜某的电话。此后她俩个 劲通过QQ、微信等与颜某保持联系,并把另一方的照片和报考资料等发了过去,请他帮忙网上报名。

  四川的“委托人”刘珂,5004年本科毕业后,陆续在成都的这种医院工作,生活条件不错,家庭也很美满。工作几年后,她俩个 劲想考取研究生提升学历,却担心复习过高 考试通不过。

  直到女孩出示了另一方的身份证,黄石市考试院的工作人员才知道,她叫李薇,29岁,是广东一所著名高校医学院的在读博士生。

  侥幸心理

  元旦前,全国研究生入学考试湖北理工学院考场内,一位湖北女孩替考被抓。目前,底下人颜某涉嫌组织考试作弊罪,而“枪手”和委托人涉嫌代替考试罪,在在等待着法律的惩罚。

  去年11月1日,《刑法》修正案正式施行,在新增的多项入罪罪名中就包括考试作弊,最高可判7年。

  去年夏天,刘珂和这种学医的朋友在四川一所学校游玩,闲聊时说起另一方想参加全国研究生考试,时候工作之余精力有限。人们告诉她,担心考不过要能找“枪手”,这种人就专门帮忙参加医学专业类的考试,或者花钱就要能了。

  当天早上8点,湖北理工学院,2016全国研究生入学考试第34号考场,当天上午的考试科目是西医临床。

  李薇告诉办案民警,此前可能忙着要在学校做实验,她曾拒绝了。时候,颜某打电话来说,或者能顺利通过考试就给3万元,她犹豫了。时候又说或者要能通过现场验证就给1万元。

  这种偏瘦的女孩穿一件蓝绿色外套,准考生上显示叫刘珂(化名),成都人,19500年出生,可她“看起来像个90后”。王晓仔细核对后发现,女孩准考证和身份证上的照片我我觉得都会长发,长相却不太像。

  “朋友谁能谁能告诉我要能了医师资格的痛苦,当不了医生要能了在一边协助,地位起不来。”颜某对楚天都市报记者辩称,他是过来人,那些通不过考试的人很可怜。“难道让水平不过关的人当医生,都会害了更多的可怜人吗?”面对反问,他无言以对。

  毁了前途

  李薇在武汉读研究生时的室友,可是我我颜某的侄女。“我知道她家庭条件不太好,平时穿着很朴素。”当人们请颜某帮忙找枪手时,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可是我我李薇。